新思维

我们为何能引來美国工程院院士?

发布日期:2016-10-18 浏览次数:

随着国内经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人才的核心地位也将日益显现,因此,未来人才争夺战会越来越激烈。因为有了人才,资本、技术也将随之而来,有了人才企业才有未来,这是一个与过往不同的知识经济时代。

从笔者自身的创业经历来看,佛山对于人才的吸引力度暂时无法与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相比,甚至与苏州、无锡等长三角城市也存在一定差距。目前地方政府已经意识到这点,如何补足短板是佛山经济发展的重要命题。

在此之前佛山市政府已经出台了一系列人才扶持政策,接下来希望政府在政策的制定上能够更有针对性,根据不同行业自身的特点出台相应举措,让人才政策和产业需求更匹配。

从区域发展的角度看,政府出台更有力的人才政策是重要的措施之一,这种做法可以吸引到一大批人才的聚集。但如果佛山要吸引全世界最顶尖的人才,光靠政策优惠尚显单薄,对于这部分人来说,已经从基本的生活需求上升到更高层次的需求,不仅要有优惠政策,他们更需要有一个长远的事业规划,能够最大限度发挥自身的价值,对社会作更大贡献,这是他们更看重的。

以我们今年引入的公司科学与战略委员会主席孙勇奎博士为例,他是首位获得“美国工程院院士”称号的华人药学科学家,曾在全球知名制药企业默沙东任职,并获得英国化学工程师协会阿斯利康绿色化学与工程优秀奖、美国总统绿色化学挑战奖、托马斯—爱迪生专利奖等一系列大奖,这样的人才在国内不愁没有市场,包括上海、深圳等城市开出很丰厚的条件吸引他落户。他愿意受聘于我们公司,是看重我们正在从事的工作对于解决医药行业目前面临的痛点所具有的意义。

像这样的顶尖人才佛山要怎样吸引?笔者认为,政府需要有一个明确而长远的产业规划,要站在更高的高度进行产业布局,制定一个深度、全面的长期、中期和近期发展规划,以行业原有属性为导向,而不只是基于现有的行业状况,持之以恒地积累产业基础,只有这样才能形成产业的聚集,也才有可能吸引到最顶尖的人才,让他们能够在这里实现自己的抱负。

这需要政府转变过去的招商思维,认为项目落地后应该马上带来产出,为地方发展作贡献,这种做法只适用于过去发展粗放的传统产业,对于高新技术产业来说需要一个培育孵化的过程,在产出之前需要大量的研发投入,必须将近期、中期和长期效益兼顾,尤其是生物医药这样的尖端产业更是如此。我们曾经研究过美国的医药行业,投入到研发的资金占销售额25%,医药行业的研发投入占所有行业研发投入的17%,这是一个投入和等待的漫长过程。

另外从产业的布局上也需要对项目作更精细的挑选,目前情况是政府有很好的产业规划,建起很漂亮的产业园区,但在招商过程中由于各种考核上的压力,对项目缺乏筛选,脱离了产业集聚和结构优化的初衷。这需要政府在招商过程中更具前瞻性,不仅要有足够耐心去集聚一批优质项目,还要淘汰和去除落后产能,才能发展产业的协同作用,增强对优秀人才的吸引力。

从这几年的人才流动来看,国外一流人才回流国内,首选的是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像佛山这样的非一线城市他们往往有很大的心理落差。这与佛山在国际上品牌推广偏弱不无关系。如果佛山在制定“引进来”的人才与产业政策的同时,还能在“走出去”方面加大投入,提升佛山的国际形象,将大大有助于人才的引进。

除此之外,对于人才的认定问题希望可以更加细化和个性化,目前出台的人才政策对于人才的条件设置相对死板,比如要求必须长驻佛山,而现实中很多项目不需要人才常驻佛山;或者对学历过分强调,这些都不利于企业构建复合型和多层次的人才引进机制。

,增加以项目或子项目引进人才,允许人才根据项目需要安排在佛山的工作时间,根据项目需要支配扶持资金,提升人才引进机制的灵活性和可操作性。

除了引才外,政府还要注重留才,了解和细化人才在佛山发展的需求,从生活、子女入学、市场推广、股权融资等方面精准配套政策。

人才引进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从促进产业发展的角度看,除了人才引进外,对于地方来说更重要的是要加强对现有人才的培养和提升,因为外来人才未必都能适应本地生活,发掘、培育和提升本地人才更容易出成效,这需要在全社会营造一种终身教育的氛围和机制,让不同层次的人才都有学习和自我增值的机会。

前段时间我们给复旦大学成立了一个工程硕士实践基地,他们的硕士可以到我们这里实践,我们也鼓励我们的员工到复旦大学深造。通过创造这种学习和交流机会促进人才流动,能够更好地发掘人才的价值。

(作者系复旦大学生命科学院遗传学博士、佛山市科志康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


上一条:没有数据...        下一条:没有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