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新冠防控】干细胞药物距离我们到底还有多远?

发布日期:2020-07-24 浏览次数:

新冠(COVID-19)肺炎疫情肆虐,严重威胁着人类的健康和生命安全。虽然,我国当前新冠疫情已得到了有效控制,但国际上特别是美国、巴西、印度和非洲部分地区正疫情汹涌,呈现出暴发性增长态势。疫情防控这根弦仍然紧绷。

对付新冠,最好的控制策略当然是“防”,所以疫苗研发成了防控新冠疫情的首选。目前,全球新冠疫苗开发竞争激励,中、美、英处于第一梯队。最近,军事医学科学院黄薇院士团队在《柳叶刀》上公布了临床Ⅰ期试验结果,显示108个志愿者全部具有显著的细胞免疫反应,且使用安全、耐受性好,因此,在04月12日顺利进入临床Ⅱ期,标志着疫苗开发距离成功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早在武汉抗疫期间,科技部就启动了对新冠肺炎患者进行药品救治研究的重大科技攻关项目。初步的临床救治实践和相关的临床研究发现,新生儿围产组织(脐带、胎盘和羊膜)来源的间充质干细胞(MSC),特别是脐带间充质干细胞(UCMSC)显示出了令人备受鼓舞的神奇疗效和安全性。

在武汉完成的超过200例新冠患者的干细胞临床治疗结果说明:

1、干细胞注入体内后,肺部病灶出现好转,呼吸功能改善(参见下图1);

2、通过改善肺部炎症,可提高重症患者的救治率;

3、对重症康复期患者,其肺纤维化有较明显的改善;

4、干细胞治疗COVID-19肺炎患者安全有效,一般8-10天可达治愈水平。

从图1中可见,新冠肺炎患者在MSC移植后,胸部CT成像显示毛玻璃样混浊和肺炎浸润大为减少,过度活化的免疫细胞类和炎症性细胞因子消失。

上述临床救治效果和相关临床研究发现大大升高了人们对于干细胞类产品加快和普遍进入临床使用的期望。但是,使干细胞类产品获得广泛、安全应用的最根本方式是将其变为药品,而走药品途径须经历临床试验申请(IND)和药品上市许可申请(NDA)两个前后衔接而又紧密关联的药物注册审批阶段。

美国是世界上新药注册研发最先进、最集中和应用程度最广泛的国家。在对新冠肺炎防治的研发药物中,获得FDA临床许可的6个干细胞类品种正在紧张地进行的7项临床试验,目前基本上都处于Ⅱ期及以上阶段并处于活跃状态。其中由2家研发药企开展的占了一半以上(4项),另外3项分别由3家著名的医学研究机构实施,总共涉及5家申报单位。值得一提的是,有2个品种的临床试验进展较快,已进入到了Ⅲ期阶段(参见下表1)。

一般而言,用于药物注册审批的临床试验如果进展顺利,Ⅰ期约需1年左右,Ⅱ期约需1~2年,Ⅲ期约需2~3年,合计约需4~6年,平均约需5年;而NDA阶段一般约需1年左右。因此估算从IND到NDA约需5~7年,平均约6年。现在是全球新冠防疫的特殊时期,审批的进度可能会加快,考虑到这一因素,用于防治新冠肺炎或ARDS的干细胞药品最快将可能于明年在美上市,迟则在后年。

相比之下,在我国,迄今为止尚无适应症为新冠肺炎或ARDS的干细胞品种获得国家药审中心(CDE)的注册申报受理,因此也无相关临床试验项目获批。

至于干细胞临床研究项目,按照国家卫健委和国家药监局对临床研究的备案要求(简称“两委局备案”),目前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ChiCTR)网站上登记的国内干细胞临床研究项目共有15项,绝大部分尚处于探索性研究或预试验阶段,仅有2项研究延伸到了Ⅱ期,其中1项(ChiCTR2000030138)尚未获得伦理委员会批准,另有1项研究处于Ⅰ期。研究单位共有13家,几乎都是清一色的医学研究机构,仅有1家为研发企业(参见下表2)。

虽然依据原国家卫计委和原国家食药监总局于2015年03月20日联合发布的《细胞临床研究管理办法(试行)》(国卫科教发〔2015〕48号),“开展干细胞临床研究后,如申请药品注册临床试验,可将已获得的临床研究结果作为技术性申报资料提交并用于药品评价”,但就现状来说,与美国相比,我国推进干细胞产品向新冠肺炎或ARDS治疗药品上转化的差距较大,形势不太乐观。